首頁 >> 新聞中心 >> 行業資訊

沖擊之下,書店的生存之道在哪里?

發布時間:2020-12-18
作者:
來源:北京開卷
閱讀量:215

2019年末的一場“新冠疫情”突然到來,讓人猝不及防。“少出門,少聚集,戴口罩”,在這種情況下,各類實體店遭遇前所未有的災難:沒有顧客,沒有營業額。對實體書店來說,第一季度的收入幾乎為零。有人說,因為疫情,書店一夜回到十年前。這種說法毫不夸張,面臨資金緊張、開支卻不減少的書店,此時面臨的選擇是極少的。因此,度過難關,是實體書店不得不面臨的問題。

根據開卷公司的數據,2020年上半年,整體圖書零售市場同比下降9.29%。其中網店渠道同比上升了6.74%,而實體書店渠道同比則下降了47.36%,實體書店經營恢復到正常狀態將是長期的過程。因此,總結2020年度的書店發展,就具有特別的意義。

實體書店的應對策略

面對疫情沖擊,門店客流銳減、銷售下跌等困境,各實體書店也推出了積極政策:鐘書閣在堅守服務理念的前提下拓寬思路,及時調整營銷策略,為書店的發展贏得了轉機;言幾又選擇積極應對,線上線下結合,以持續的品牌創新和探索為門店的經營發展不斷注入動力;西西弗迅速做出應對舉措,對外上線微信官方小店、開通云上文化嘉賓互動直播,對內加快內部培訓體系改革、全面進行能效改革,一系列的求變措施,讓西西弗度過了疫情的艱難時期;布克書店不等不靠、倒逼創新,奮力開展了系列生產自救工作,持續向“互聯網+”迭代升級,堅持點亮城市書店之光;散花書院堅持做天府文化的傳播推廣者,打造讀者喜愛的地方文化特色品牌。

此外,在疫情的沖擊下,閉店20多天的南京先鋒書店曾發文:“我不想被時代所擊傷,我等待黎明”,并推出儲值卡和盲選購書活動;單向街書店在微信號中發起眾籌,表示照此下去,書店大概只能維持2-3個月的時間;中國圖書網開展圖書促銷活動“6000種圖書88元任選10本”。

不僅如此,新冠疫情也波及到舊書攤。在成都,每周至少有五場大小不一的舊書市集,最多時有書攤二三十家之多,但因為疫情,書攤無法正常出攤,自然攤主們的收入為零(假若沒有開網上書店的情況)。數月無收入,也迫使一些攤主轉投其他掙錢的行業,以度過危機。

因新冠疫情的出現,政府部門對實體書店也予以扶持,但我們留意到這種扶持的覆蓋面并不是絕大多數的實體書店,尤其是舊書店依然處于自生自滅的邊緣。這也決定了當下的書店生態并非樂觀。

實體書店倒退了嗎?

在不少業界人士看來,實體書店經過疫情、營銷策略變化之后,并沒有顯現出更好的發展方向。甚至于說書店業倒退到了2010年的水平線。

如果從實體書店的開業來看,受到的影響極大。在成都,今年年初公布了三年書店計劃,其中有一條是開100家實體書店。從現有的情況來看,數量還是沒有達到的,即便是有新書店開業,對讀者的吸引力似乎并不是很足。讀者理想中的書店模樣,似乎并沒有出現。

5月30日,在四川成都開業的文軒BOOKS招商店,成為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后開業的全國最大的實體書店。全開式的空間布局、更為通透的視覺感受。

近兩年,成都成華區的實體書店持續增長,看上去是很美好的圖景,我也去逛過其中的幾家書店,老實說除了“打卡”之外,并沒有購書的欲望。簡言之,在書店里并沒有發現更具特色之處。這也說明今天的書店運營模式和圖書構成,決定了書店的生命周期。

一家書店好不好,并不是靠政府部門扶持的力度有多大,關鍵是不是得到讀者的認可。以此來判斷,可能我們就會發現,實體書店面臨的挑戰更多。

小書店在今天存活的幾率,大大減少。2020年因為疫情的原因,走訪的書店少了點,但從書店的運營來觀察,傳統書店的模式已經很難做下去,今天的書店需要的是自身具有影響力(自帶粉絲)、書店品牌效應、讀者認可度等等都決定了書店的生死。但從書店層來說,既然讀者不能到實體書店進行消費,那么勢必需要考慮新的營銷模式。這種“變革”不僅是書店思維的轉變,也是對書店經營理念的考驗。

我留意到,一些書店因為疫情或別的原因而悄然關門。3月16日,成立近70年的美國舊金山標志性書店城市之光(City Lights)因疫情關閉,4月初,創始人勞倫斯·費林蓋蒂為重啟營業,發起眾籌。5月31日深夜,臺北誠品書店敦南店永久熄燈,在同一天,廣州“24小時不打烊”獨立書店——廣州天河區中信街“1200bookshop”也永久停業。這也說明,當下的閱讀環境,導致了書店生存的艱難。

舊書店的未來

與新書店相比,舊書店遭遇到的難題更大。這是因為舊書店多依賴于讀者到店消費。盡管孔夫子舊書網的出現,改變了舊書店的格局,給舊書店的發展注入了活力,但也給舊書店增加了新的壓力。

10月,我到訪了廈門的小漁島舊書店、洪都舊書店和琥珀書店,相對而言,小漁島和琥珀的經營則更具特色。小漁島的圖書分類清晰,專題性強,而琥珀每周專門開設了書法課。并不是舊書店除了販賣圖書之外還有其他營生(當然還是有兼營字畫古董雜件等內容的舊書店),這也就決定了舊書店的經營方式更為傳統。

像北京的布衣書局這樣的舊書店在全國也很少見,除了正常的販賣圖書之外,還兼顧毛邊本、簽名本的經營,以及圖書拍賣,這些都讓布衣書局在舊書行業更具活力。

成都的毛邊書局·桃蹊書院則是舊書業中的另一個類型樣板,其通過與街道合作開設實體店,將舊書店運營為一個區域的“文化生活空間”,這里除了舊書店為主要內容外,還包括了書畫展覽、百姓講堂、讀書分享,以及具備圖書館的部分功能。這也拓展了舊書店的運營方式。

然而,更多的舊書店并沒有這樣的美譽度和知名度,故而在書店經營上難度增加了許多。不僅如此,由于疫情的緣故,舊書來源受到影響,收購舊書的成本有所增加,對讀者來說,購書成本比往年都有所上漲。“我們這邊的地方志書被北京的一些書店收購,成本在100元左右,更多的舊書店沒有這樣的財力,故不能大批收購這類的圖書。”在對舊書店走訪時,得到的是這樣的答案。

不僅如此,舊書店經營的艱難,也迫使不少舊書業的從業人員轉行,這帶給舊書店的是新壓力。

在今天,舊書業的價值還沒有得到更好的重估。它們在圖書收藏、流通等領域依然有著不可替代的價值。這一點,隨著時間的推移,越來越被認同。

“書店書”的出版

進入2020年,由于出版政策的縮緊,“書店書”因市場狹小而變得小眾。前幾年流行的城市書店類的圖書數量不少,但在今年遭遇到了難題。

新經典今年再版了數部與書店有關的圖書,包括《書店時光》《在森崎書店的日子》《書店的燈光》等,重讀這些書,依然可以感覺到書店的溫暖。

日本書店文化極度發達,關于書店的圖書數量眾多。X-Knowledge出版社的《書店時光》在今年3月由南海出版公司出版。作者走訪了6個國家、10座城市、30家書店,采訪28位店長和24位店員,書店依然是人們靜好如初的精神角落。這些書店包括倫敦、巴黎、羅馬、米蘭、巴薩諾-德爾格拉帕、雷焦艾米利亞、阿姆斯特丹、馬斯特里赫特、布魯塞爾、紐約等地的書店。想一想這樣的策劃都讓人感嘆不已。也許這種精神也值得我們的書店業學習。

八木澤里志的《在森崎書店的日子》是以書店為背景的小說,2009年這本小說獲第三屆千代田文學獎首獎。該作品并被拍成電影,于2010年10月上映。作者講述的故事是:“我在森崎書店的日子,是從夏初到翌年的初春。這期間,我住在書店二樓的一個空房間里,每天過著埋在書堆里的生活。房間光線不好,又很狹窄,再加上舊書的霉味揮之不去,總有種陰暗潮濕的感覺。然而直到今天,我從未忘懷過在那里度過的時光。那個地方開啟了我真正的人生,如果沒有那段日子,我此后的人生必然過得沒滋沒味,單調且寂寞。這就是森崎書店于我的意義。”

相對于其他出版社推出的“書店書”,金城出版社的出版品更趨于穩定。雅倩出版了《書見(第二季):30位持燈者書店之約》,30位書店持燈者點亮30盞溫暖城市的燈光,集資料性、欣賞性、實用性于一體,推開書店大門,即可窺見人生百態。記錄屬于自己的書店故事,留給自己,留給讀者,也留給時間。由書店人講述書店故事再合適不過,但有時卻會因“身在此山中”之感。說到底,今天的書店業發展迅速,如果沒有與時俱進的思想很難存活下來。

再就是朱曉劍的《我在書店等你》書寫了成都、西安、昆明、長沙、包頭、蕪湖等數十個城市的獨立書店。自3月出版之后,連續被多家媒體報道、關注,并進入到“第二屆書店之選”十佳人文社科作品。這也說明,“書店書”依然有自己的市場。

徐智明經營書店多年,2020年8月推出了《開家書店,順便賺錢》,在作者看來,線下書店之于城市和讀者,不僅僅是賣書的地方——它是城市文明的象征,也是承載人類精神文明家園的領地。隨著互聯網線上零售的發展,線下實體店經受了巨大的沖擊。

因此,沖擊之下,書店的生存之道在哪里?作為書店管理者,如何才能經營好一家書店,實現贏利與品牌雙豐富?這是管理者真正要思考的。對此,作者以經營的基本要略為基石,深入剖析經營書店所需的書店品牌、戰略、顧客與顧客關系管理、如何服務、社會化媒體傳播、經營哲學等管理內容,以對實體店的管理者進行一場管理與銷售的思維更新,具有現實指導意義。

此外,成都毛邊書局推出了二十年紀念文集《參差物語》,對二十年的書店發展做了梳理,從這本書中可以看到一家舊書店的生存狀態。事實上,書店史(尤其是獨立書店)的出版在今天依然有許多空白之處。

2018六肖中特期期准79 上海快3怎么下载安装 广东麻将新手教程 北京麻将多少张牌 4月3日灰熊vs雷霆 宁夏十一选五电子走势图 福建22选5结果 快乐12玩法技巧 福彩开奖结果查询 免费麻将作弊器下载 熟客温州麻将边锋浙江 山西快乐十分胆拖玩法规则 重庆幸运农场选一技巧 山西晋城麻将怎么玩 熊猫四川麻将官方安卓手机版 重庆时时彩开奖直播 广西快3计划网